1)第1002章 国事与恩怨_寒门宰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汴京马行街官道上。

  长长的仪仗队伍走到官道,其规模丝毫不逊宰相仪仗。

  队伍之中当中一人骑着健马,头戴乌纱幞头,一身紫袍,腰金悬鱼的中年男子。

  正是回京的吕惠卿。

  吕惠卿接到任命要从陈州直接前往延州任知州,天子本不愿见他,让他不必入京述职直接上任就是。

  但他走到半路却强行要求入京奏对,所以便拐到了此处。

  吕惠卿看着汴京马行街上熟悉的景物,稍稍露出伤感之色。但时隔两年不见,却有多了几分陌生之感。

  这一切颇有风月无情人暗换,旧游如梦空肠断之憾。

  宦海沉浮二十年,吕惠卿以为自己足够从容,但是此刻却又不自然了。

  没错,大宋的宰相虽没有倾覆之险,但在陈州坐冷板凳的滋味,又怎么好受呢?在汴京时身为宰执威风八面,权势赫赫,多少紫朱大员捧着。

  说实在这些久而久之也便那样,吕惠卿看得并不那么重,但应了那句话,向上攀登未必如意,但向下跌落却一定痛苦。

  吕惠卿在陈州,没有与章惇,李定,曾旼、刘泾、叶唐懿、周常、徐申等断了联系,同时时时揣摩天子心意,终于让他觅得机会。

  回想离开汴京一年半的时光,他实是倍感煎熬。

  这一次回京,吕惠卿想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,及洞悉圣心之能,看看能否说动天子。

  吕惠卿的坐骑直抵宫门前,却给宫卫拦下。左右欲发作,倒是吕惠卿知道如今自己的身份不比当年,所以徒步进入了宫门。

  最后吕惠卿见到了天子。

  看见天子吕惠卿突然间潸然泪下:“臣阔别多年,几乎以为生不能还宫阙,再见陛下一面了!”

  吕惠卿说完眼泪垂落,而官家本对吕惠卿如此执意要面圣有些不高兴,但见他如此感情外露,想来是生怕去了延洲赴任后,无法再见到自己才特意要进京一趟。

  ……

  中书省。

  汴京仍显得春寒料峭。

  都堂前数匹供宰执骑乘的健马被冻得连连喷鼻。

  此刻政事厅里,王珪,元绛,章越三名宰执坐在各自的公座上。

  政事厅的外头下面是堂吏一一接待来拜见的公卿大臣。

  方才官家命内侍来传话,让三位相公讨论吕惠卿之新命。

  章越看了官家的意思,也是觉得好笑,吕惠卿新命不就是知延州吗?哪里还有什么新命。

  肯定是吕惠卿入宫后一顿哀求,官家想起来心软了,便下一道旨意问问几位中书宰相的意思,要不要让吕惠卿回来?

  章越看元绛,王珪二人脸色,他们也是惧于吕惠卿凶名赫赫,亦不敢让他回来。

  天子的内侍在旁看着。

  章越便故作不知地问道:“吕惠卿不是入延州赴任了?怎地来了京师?”

  元绛道:“怕是又起回京之念了。”

  “其实延州任重,又是西夏前线,非重臣不足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ipku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