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1004章 天下拜托章公了_寒门宰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九百九十四章天下拜托章公了

  政治有二等,一等是赢家通吃,还有一等是相互妥协。

  中国自秦以后,两千年来政治大多都是赢家通吃。输的人不仅失去政治前途,甚至性命也是不保。

  蔡确被贬岭南,就是相互妥协失败,转为赢家通吃。后来章惇主政的新党,之所以对旧党赶尽杀绝,既是章惇性子使然,也有不得已的成分。

  底线一旦被破坏,双方只有比谁更没有底线了,谁更没有人性。

  政治斗争的惨烈,后世的电视剧小说描述够多了,没有什么可值得吹嘘的。失败的后果,输家是承担不起的。

  因此得知王安石要弹劾自己,章越心想对方真会如此吗?

  章越决定亲自去问一问,如果确认是真的,就立即面君。

  弹劾之事,没有别的技巧,谁先往谁的头上扣屎盆子,谁就占据了先手。你事后弹劾对方,就成了栽赃。

  当然给王安石打招呼,面君的效果就打了些折扣,但不会差得太多。

  章越相信不要将人想得太好,也不要将人想得太坏。

  当然政治斗争中,经常有人掌握对方弹劾自己之事后,提前动手,反败为胜的案例。

  譬如吕嘉问得知吕公弼要弹劾王安石之事,提前将此事告知王安石,结果导致吕公弼大败。

  章越抵至王安石府门前时,王府的门吏看见有车驾至后上前询问,当得知是章越亲自到来之际,对方大吃一惊。

  似章越这般重臣很少会突然来访,都会提前通知,这突然来访着实罕见。

  章越下了马车,便在王安石府门前等候。

  片刻后,门吏前来禀告:“丞相请章相公入内。”

  ……

  王安石正亲自端药给王雱服之,王雱嫌药热,王安石细心地呵气吹之。王安石不会服侍人,动作稍显笨拙。

  “再多服几帖药,过了此春,想来可以痊愈了。”

  王安石言道。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王雱说完也不自然地别过头。

  正在这时下人禀告章越求见。

  王安石闻言有些惊讶,但王雱却是神色巨变。

  王安石起身对王雱道:“我去去便回,你且歇一歇。”

  说完王安石大步离开,而王雱脸上的阴郁之色更重。

  王安石来到外间,看到了章越道:“度之,来得何事?”

  章越听王安石此话,言语中似有几分平淡,心想有什么事,你大可与我直说,何必出此下策。

  章越平抑着心底的情绪,但对方毕竟是丞相,自己一开口便指责对方,就成了兴师问罪。

  章越作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道:“章某得了一副杨凝式的真迹,不知真假,特来给丞相一鉴!”

  闻章越之言,王安石点点头,随即道:“度之,先坐下说话。”

  章越点点头在王安石下首椅子坐下,从始至终不露丝毫愠色。

  王安石看了章越送上的杨凝式真迹看了看道:“应是真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ipku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