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1009章 公羊之儒_寒门宰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章越视事厅里,他与吕嘉问对坐。

  吕嘉问有没有才干?

  肯定是有才干的。

  章越言道:“这是哪里话?邓文约才干也不差,邓文约乃礼部试第一名,我当年礼部试也不过是第二罢了。”

  “朝廷以司农寺为免役法,邓文约先在府界试行,之后才推及诸道,也是有功之人。”

  吕嘉问知道章越言外之意,你说你有功劳,但人家邓绾就没功劳吗?

  这些在我这里都没用。

  吕嘉问叹道:“我明白了,终究是丞相不在了。”

  章越心道,什么叫丞相不在了?你可不要咒人家。

  章越道:“望之,你为中书都检正,与执政无异,差一步便可为计相,中丞,翰林。但你尚年轻……”

  “这道理就如同种庄稼一般,富人种庄稼,因田多粮足,故而可以轮休耕作,使地力得以保全,使种出来的粮食少秕而多实,久藏而不腐。”

  “而穷人种庄稼,因食不果腹,无法让地轮更,所以地力就枯竭了,如此怎能种出好庄稼来呢?”

  “论才能故人或不比今人,但论品行胜过,这是为何?这是因为古人懂得平居所以自养而不敢轻用,以待其成者,所以古人三十而后仕,五十而后爵,这是常有的事。”

  “所以说伸于久屈之中,用于至足之后,流于既溢之余,发于持满之末,能做到这些便是古人品行胜过今人的缘故。”

  “我相信望之若能为如此,日后定有重获大用的一日的。”

  吕嘉问闻章越之言心知勉强不得,于是正色而起道:“相公之言一片诚挚,嘉问受教了。他日定当痛改前非,再厚积而薄发。”

  章越笑了笑道:“言重了。”

  章越看着吕嘉问离去,目光悠远然后从台桌下取了一张纸来,上面写着十余人的名字。他大笔一挥将其中吕嘉问的名字划去。

  划去之后,中书检正蔡京入内与章越说了几句话。

  章越立即起身来到东厢门厅推开门后,登上一个小楼,看向不远处的中书第一厅。

  中书第一厅是韩绛居处。按照如今中书二相二参的规矩,一共有四厅启用。

  第一厅在数厅中规模最大,有一百五十六间。

  此刻崔公度,安焘,张安国三人正从厅中禀事后步出。显然是韩绛登相位,这几人急着去表忠心了。

  至于王珪,元绛的厅中则是冷冷清清。

  章越下了楼,蔡京依旧恭恭敬敬地伺立在梯旁。

  蔡京跟紧章越身旁道:“相公,下官听说蔡持正这几日出入韩丞相府邸频繁,韩丞相虽因你所荐拜相,但蔡持正频繁登府未必是善事。”

  章越听了蔡京脚步一顿,蔡京闻言立即惶恐地道:“下官冒昧。”

  章越看着蔡京心想,一个人不要看他说什么,重要是听他有什么言外之意。

  蔡京话里的意思,蔡确与韩绛之间已经达成某种政治同盟。而以往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ipku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