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1010章 面面俱到_寒门宰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王安石离朝后,同日邓绾、吕嘉问、练亨甫三人罢命下。

  邓绾贬官为虢州知州,吕嘉问更惨被削一秩,贬知润州,练亨甫贬为漳州军事判官。

  在汴京城门头,吕嘉问正在一间茶寮里吃茶。

  一旁的随从对吕嘉问道:“相公,咱们不如早些动身,一会迟了暑气就上来了。”

  吕嘉问道:“不急,咱们等一等邓文约!”

  吕嘉问言语后,听得一旁茶寮里有人言语。

  “此天多日不雨,眼看就要大旱。”

  “是啊,如今多天灾!”

  “什么天灾,这都是人祸所至。你听说了吗?朝中有人向相公们进言,说以往汉武帝让桑弘羊笼天下之利,当时有卜言烹桑弘羊可致雨。”

  “如今这吕嘉问以市易务剥民利,十倍于桑弘羊,若烹之,则甘泽可至也!”

  说着茶寮中,众人都是笑了。

  吕嘉问听了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若是以往,他早吩咐开封府将这些刁民都抓起来了。

  不久这些百姓离去,而邓绾也坐着马车抵至茶寮。

  同样被贬弥离京的邓绾,吕嘉问碰到了一处,二人大眼望着小眼,彼此满是惆怅。

  吕嘉问安慰邓绾道:“文约不会太久,你早晚有回来之时。再说虢州离京师也不远。”

  邓绾一脸寒霜对吕嘉问道:“我是难有回京之日了,倒是你却迟早可以起复。”

  吕嘉问心道,邓绾怎知章相公暗中许我回京之事。不过想想章相公昨日与他说的话也是可笑,章越说古人三十岁为官,五十岁封爵,让自己不那么急于求仕。

  他自己三十多岁即拜相了,反而过来劝自己,他吕嘉问比章越还年长十岁。

  邓绾察言观色果真试探出此事,不由大怒:“好啊,章相公果真许诺你了。”

  吕嘉问见此连忙道:“文约,并未有此事!”

  邓绾冷笑道:“吕吉甫曾再三与我言道,章度之此人最是口蜜腹剑不过,其奸诈险恶不逊于李林甫!他的话你也能信?其意是分化瓦解,我等丞相旧属罢了。”

  吕嘉问见邓绾这么说却心想,吕惠卿拜参政后没少言语过章越的坏话,但这次对方回京得差遣知延州,却没有说半句。

  但话说回来,邓绾说得也有道理,王韶被章越压得倒是全无起复的机会。

  正当二人言语之时,忽然看到一旁百姓道:“吕内制回京了!”

  “当真!”

  “快看!”

  邓绾,吕嘉问对视一眼,他们知道吕公著这个时候起复回京了。

  二人此刻顿时生出新党大势已去之感。

  邓绾仰天悲鸣道:“丞相啊,丞相,你看到了吗?你当初不听我之言,早早罢了这章三。如今他在挖咱们的根啊!”

  吕嘉问闻言也是难过,不由道:“文约,事到临了,说这些作什么。世上哪有后悔可言。”

  “再说就算章三改新法,也要看陛下答允不答允。”

  邓绾怒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ipku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