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1011章 天下将何去何从?_寒门宰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熙宁十年的年中。

  王安石罢相数月之后,朝堂上的人事一直都处于变化之中。

  先是邓绾,吕嘉问同时被贬地方,一个御史中丞,一个中书五房都检正,他们二人在官场上的地位都是仅次于执政的存在。

  二人同时出外,引起了震动。

  邓绾,吕嘉问之后,中书检正刑房公事张安国,中书检正学习户房公事练亨甫次日被贬,这二人也都是王安石的学生。

  次日后随即出外或调离汴京的官员,又有张璪,向宗儒等十余人。

  此外当初行贿吕惠卿的张若济被剥夺出身以来文字,并以杖脊刺面之罪,再流放沙门岛,这已是如同死罪了。

  坐实这项大罪后,如同断绝吕惠卿回京最后一个可能。不过吕惠卿诸弟却都没有被贬。

  官场上的动向令朝野不由观望,汴京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报就在传闻,中书欲废新法之论传得是沸沸扬扬。

  正在这时候,身在洛阳的司马光加端明殿学士,提举西京崇福宫。

  司马光仍是积极地反对新法,在王安石再度罢相后,好友吕公著拜翰林学士承旨。他又再度上疏韩绛,章越,吕公著三人,请求罢免青苗法,免役法,农田水利法,保甲法,市易法等等。

  信中言窃见国家自行新法以来,中外恟恟,人无愚智,咸知其非。……然则相公今日救天下之急、保国家之安,更无所逾让矣。救急保安之道在于罢青苗诸法……

  不过中书对此没有回应。

  朝内朝外于此观望,以后庙堂上的大政何去何从。

  ……

  定州城。

  一位五旬老者正在日暮下看着奏疏,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之色。

  一旁的内侍道:“薛公给你道喜了!”

  老者看了对方一眼,满是唏嘘道:“不意陛下还能念得我这老臣。”

  内侍道:“如今丞相刚退,正需要薛公回朝主事,上一次辽国谈判,也多亏薛公在高阳关主事,方使辽人不敢南下。”

  老者道:“诶,这都是章相公坐镇河北之劳,我岂敢言功。”

  内侍暗自笑了笑,对方是那等争功夺功贪功之臣。

  如今居然会如此谦退。

  看来多少宦途升降也让他饱尝冷暖,更知道如此朝中主事是谁,千万不可得罪了谁。

  老者对内侍道:“老夫安顿事务后,这就入京。”

  内侍欣然离开。

  知定州,高阳关经略使,枢密直学士薛向拜枢密副使。

  ……

  同日御史台里。

  众御史们与属吏们都在向邓润甫,蔡确二人道贺。

  邓润甫对升任之事早有预料,一旁蔡确则是满脸笑容。蔡确以往不苟言笑,今日倒是一改平常,笑容相迎。

  相迎之人退下后,邓润甫对蔡确道:“不是说薛向回京知枢密院事,怎升任枢密副使?”

  蔡确笑道:“薛向确实有才干,不过以往因反对吕望之,亦反对市易法而出京,如今回朝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ipku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